征信行业
第一门户

孙陶然:综合性互联网金融公司更具生命力

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只有综合性公司,生命力才会比较顽强;如果是单一、垂直的业务服务,发展难度会比较大。综合性互联网金融公司可以形成一个自生的生态体系,这样就有持续发展的力量,而且能够涵盖用户日常所有的金融需求。

拉卡拉孙陶然

拉卡拉孙陶然

■ 文 / 黎冲森

针对国内有待净化诚信营商环境的现实,2015年4月15日,拉卡拉旗下的考拉征信公司联合百余家上市公司共同倡议发起成立了“诚信中国行动联盟”。在成立大会上,拉卡拉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孙陶然表示:“我们已经深刻意识到,诚信不可或缺,而且我们要从自己做起。”

从便民金融支付服务起家的拉卡拉,已走过10年发展历程,目前拥有金服集团和电商公司两大业务集群,业务链涉及支付、征信、信贷、理财、P2P、O2O电商等,综合性互联网金融公司逐渐成型。拉卡拉现拥有1亿个人用户和超过300万企业用户,2014年支付交易额达1.8万亿元。孙陶然接受《经理人》采访时说,目前拉卡拉的主要利润来自支付手续费业务,未来利润来源将是支付服务、金融服务和电商服务各占1/3。“我们的互联网金融业务进入起步加速期,收入高速成长,今年开始进入盈利期。”

构建互联网金融完整生态链

《经理人》:拉卡拉定位为综合性互联网金融公司,为何选择这样的定位?

孙陶然:互联网有三大明显特点:低成本、高效率、大渗透率。互联网+就是把互联网技术引入各个传统行业,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扩大渗透率。而海量、高频、小额是互联网金融的重要特点。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只有综合性公司,生命力才会比较顽强;如果是单一、垂直的业务服务,发展难度会比较大。综合性互联网金融公司可以形成一个自生的生态体系,这样就有持续发展的力量,而且能够涵盖用户日常所有的金融需求。

中国不缺银行,但中国缺能够提供互联网金融服务的优质公司。市场上有银行覆盖不到的大量需求,比如海量用户有高频小额信贷的需求,且这类需求没有抵押和担保,是银行所难以覆盖到的,而这正是我们所要做的事情。我认为,互联网金融是整体金融业务的补充,第三方机构只是银行体系的补充。

《经理人》:拉卡拉构建了什么样的业务体系来支撑其综合性互联网金融模式发展?

孙陶然:首先,拉卡拉是从便民金融支付服务做起,有个人支付和企业支付。我们的互联网金融就是以支付为基础。支付是刚性需求,因为有交易就有支付。支付服务为拉卡拉带来了海量的个人用户和企业用户,而且我们的个人用户和商户还在持续增长。

其次,支付服务也给拉卡拉带来了用户大量的金融交易数据,在此基础上,拉卡拉推出了征信服务。我们创立了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建立了一套诚信评估体系,以评估个人用户和商户的信用,其中考拉信用分包括个人信用分和商户信用分。在考拉征信体系里,当信用分达到某个等级以上,就可以向拉卡拉申请贷款,不需要抵押和担保,且贷款利率随信用分的差别而有差别。我们发起成立“诚信中国行动联盟”的目的之一就是借此支撑和推广考拉诚信分。

再次,在征信基础上,拉卡拉推出了系列信贷业务,其中第一个信贷产品是“替你还”,用于个人短期贷款,最短一周,最长四周,贷款额是1000元到10000元之间。另一款产品“借点钱”是现金贷,为个人中期信用贷款,周期六个月,贷款额不超过5万元,这款产品非常受市场欢迎。而“易分期”产品则是,消费者购物时可分期付款给拉卡拉,其购物款则由拉卡拉一次性给付给商家。针对商户,我们还推出了“商户贷”产品,贷款额度为30万元以内。目前我们的坏账率在2%以内,但很多做P2P、小额贷款的公司平均坏账率是5%~6%,甚至10%。拉卡拉对坏账率之所以控制得很好,正是基于考拉征信体系的完善。我们的信贷业务于2014年7月上线,到2015年3月就实现了单月个人信贷额突破1亿元,预计2015年个人信贷将达到几十亿元的规模。

最后,拉卡拉还推出了理财产品,比如“赚点钱”产品。我们推出的理财产品,年化收益率最高达10%,一上线就被用户疯抢一空。

这些信贷和理财产品都是基于拉卡拉互联网金融平台,形成包括支付、征信、信贷、理财等在内的完整生态链条。综合性互联网金融公司未来发展空间非常大,目前国内只有蚂蚁金服和拉卡拉两家企业。

打造开放性的考拉征信平台

《经理人》:为降低互联网金融运营中的风险,考拉征信是如何运作的?

孙陶然:目前全国有8家企业获得批准正在进行个人征信的准备工作,只有两家企业同时拥有个人和企业征信牌照,其中一家就是考拉征信。而考拉征信目前有五家股东,未来将引入几家拥有大数据经营能力并对征信建设能发挥作用的股东,以形成多股东结构。

考拉征信已建立了一套相对完善的评估体系,拉卡拉的金融产品都是基于考拉征信模型而推出的。考拉征信是一个社会公共服务平台,属开放性平台,为全社会服务,拉卡拉只是它的第一个用户。现在P2P、小贷同行等都在与考拉征信系统对接。比如,P2P对征信认证的需求非常急迫。我们现在为P2P机构提供贷前身份综合验证和反欺诈平台,以帮助他们在贷前识别客户身份,降低放贷风险。我们现在在谈的P2P机构有50多家,很多还在等着洽谈。

《经理人》:目前考拉征信的股东包括拉卡拉及旋极信息蓝色光标拓尔思梅泰诺4家上市公司。拉卡拉选择这4家公司合作主要基于什么因素考虑?又采取什么合作模式?

孙陶然:这4家企业都是创业板上市公司,也都是我们信任的公司。至于合作模式,他们只是出资和提供资源。我们对他们的要求是:你出钱做股东,而且你不能做和考拉征信相类似的业务,你的数据要输出给考拉征信,由考拉征信输出产品。

《经理人》:考拉征信是如何利用互联网数据来建立征信模型的?

孙陶然:我们采用了综合维度,主要包括三个大维度:第一个维度是基本信息数据,包括个人的学籍、身高、体重、家庭状况及其他个人情况。第二个维度是金融数据信息。金融交易数据最能反映信用状况,而且综合金融交易数据最有效。第三个维度是其他社会行为信息。我们还与银行合作,打通与银行之间的数据链,实现数据共享。

《经理人》:未来考拉征信有没有考虑做成国家标准,以供所有企业采用?

孙陶然:征信首先是个理论问题,再把理论转化成模型,然后把各种数据输入模型,再调整模型参数,形成分数。不过数据随时更新,这需要强大的运行能力。我们希望考拉征信能成为市场上比较科学、有公信力的信用分和诚信分体系,并希望在信用分和诚信分方面能成为中国最具公信力、最准确、最科学的评估分之一。

《经理人》:考拉征信分几个步骤才能达成这项使命?

孙陶然:模型建设是螺旋式上升循环的。尽管考拉征信从第一天发布起就具备了评分能力,但模型在运作过程中会不断优化、完善。国际上其他征信分也一样,比如美国FICO分也是每隔半年对其模型进行调整。

用互联网+思维改造传统金融业务

《经理人》:很多企业把上市作为成功的重要目标和标志,经过10年发展的拉卡拉在资本市场有什么打算?

孙陶然:我们准备在国内A股上市,但目前没有具体的时间表。前年我们本来准备到美国上市,但主管机构希望我们留在国内上市,所以我们就没有那样做,我们也希望在国内上市。

随着信贷规模不断放大,业务向纵深扩展,拉卡拉肯定需要融资,未来肯定会向资本打开大门。现在就有多家投资机构跟我们洽谈。但我们更关注引入的投资能否带有战略合作价值,对互联网金融发展是否产生协同效应,所以他们要么在流量上,要么在渠道上,要么在用户上,要么在数据上有专长,这样双方才能相互结合。这是典型的互联网+思路。

《经理人》:拉卡拉现在已向支付、征信、信贷、理财等领域发展,下一步准备怎样拓展互联网金融业务?

孙陶然:作为一家综合性互联网金融公司,拉卡拉要用互联网技术去改造传统金融相关业务。比如,余额宝就是用互联网技术改造了货币基金,使货币基金产品可以在互联网上随时买卖。我们也将用互联网技术改造信贷产品和理财产品,并将这些金融产品融合到拉卡拉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上,对接上亿的个人用户和几百万的商户。所以,未来有机会投资拉卡拉的企业,一定要在这些方面与我们有结合点。

当我们的信贷产品、理财产品和平台交易量做起来后,拉卡拉的优势会非常明显。拉卡拉线下拥有近50万家便利店自助终端,这是我们的巨大财富。它既是销售渠道,也是获客渠道;既有利于社区O2O电商落地,也有利于我们的互联网金融产品落地。以线下便利店多媒体终端做支撑点,使拉卡拉与蚂蚁金服在互联网金融方面差异化非常明显。

其实,拉卡拉线上获客有两个渠道:一个是在便利店使用拉卡拉的用户,通过下载拉卡拉APP,就可从线下转到手机端;一个是通过各种智能支付硬件获得很多手机端用户,比如我们的音频手机刷卡器累计销售了500万台,蓝牙手机收款宝销售了200多万台,与中国移动合作的NFC电子钱包也将上线,以及用户使用我们的金融信贷产品,也新增不少用户。如果线下终端渠道与手机端和PC端配合,将为我们未来发展提供强大动力。

电商2.0解决了四大难题

《经理人》:拉卡拉从便民金融支付服务起家,由此建立了庞大的社区便利店渠道,并借此转向做社区电商。目前拉卡拉的社区电商发展状况如何?

孙陶然:拉卡拉的社区O2O电商发展非常快,现在月销售额超过千万元,月增长率达到50%。我们的社区O2O电商采取社区店+电商&金服平台+身边小店APP三位一体的运营模式,解决了线下零售店对接电子商务的难题。我们帮助社区店铺解决了四个问题:用互联网重新整合其供应链,用互联网扩展其SKU,用移动互联网帮助其做移动粉丝的互动营销,并提供贷款业务。我们把这叫电子商务2.0。电子商务1.0是通过互联网把东西卖到全世界,而电子商务2.0是通过互联网把全世界的东西拿过来卖。

《经理人》:相对于其他电商而言,拉卡拉的社区电商有何优势?

孙陶然:我们的社区电商优势明显:第一,用户可以在社区店体验和互动。我们的样品摆在社区店,用户可以直接看到,这与其他电商只能看网上图片不同。第二,有业务优势。社区店铺除了实物经济外,借助拉卡拉互联网金融平台,还有虚拟服务、金融服务。第三,让用户有信任基础。拉卡拉一直立足于线下,在300多个城市建立了分支机构,拥有庞大的线下网点。用户在线下社区店购买商品,若出了问题,也很容易找到店主。同时,拉卡拉凭借自身技术和平台优势,可以帮助社区店克服其它短板。

《经理人》:拉卡拉最终希望把社区电商发展成什么状态?

孙陶然:如果未来社区电商做成功的话,我们希望将每个社区店武装成“沃尔玛”。社区店里除了实物产品外还有虚拟产品,好卖的商品通过拉卡拉电商平台进货,用户在拉卡拉终端平台刷卡就可购买。同时,用移动互联网方式把周边居民变成粉丝,我们为他们提供贷款。目前我们正在解决供应链问题,也不排除合作伙伴入股拉卡拉电商公司,一起来做这件事情。

《经理人》:其实,尽管O2O模式被热捧,但也有很多失败案例。从拉卡拉的实践来看,要真正运作好O2O模式,到底难在哪里?

孙陶然:一是理念问题。我认为,所有商业模式的难题都是理念问题,产品和服务能不能抓住刚需,用户体验好不好,这是最大难题。很多企业做不成O2O,原因就在这里。二是执行问题。O2O涉及到线下,而线下非常难执行。我认为,90%企业可以把线上做好,可能只有10%企业能把线下做好。线下执行力是很大挑战。

以十项全能选手对标蚂蚁金服

《经理人》:拉卡拉和蚂蚁金服一直被业内拿来对比,您怎么看这样的对标?

孙陶然:互联网金融发展空间非常大,但互联网金融是十项全能比赛。一家企业如果从事互联网金融,要想走到行业前列,要想健康可持续成长,必须是十项全能选手。也就是说,业务要涉及支付、征信、信贷、理财、P2P甚至电商服务等,这样的综合性互联网金融公司才有发展后劲。如果只做其中单项,很难成为强大的参赛选手。而蚂蚁金服就是十项全能选手,每个方面的规模都做得很大。显然,拉卡拉与蚂蚁金服存在同质化,但选择错位竞争。比如,拉卡拉重点在线下,蚂蚁金服重点在线上;拉卡拉是个人用户和企业用户都有,蚂蚁金服以个人用户为主;拉卡拉从“替你还”信贷业务切入,蚂蚁金服从余额宝理财做起等等。

《经理人》:那您最认可蚂蚁金服的哪些方面?

孙陶然:蚂蚁金服的资本非常雄厚,在人员和技术投入上非常大手笔,在产品创新上也有很多可取的地方。

《经理人》:在综合性互联网金融领域,除了蚂蚁金服,还有哪些主要竞争对手?

孙陶然:在金融行业,我认为不能用竞争对手来讲,只能用同行。某种角度上说,金融行业是大家在一个盘子里吃饭。对于综合性互联网金融同行,除了蚂蚁金服,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到其他的,他们只是在做局部业务。

《经理人》:你认为未来五年内互联网金融领域将出现什么样的竞争格局?

孙陶然:我认为跟电商领域类似,就是垂直电商会有一些生存下来,但活得很苦,会由一二三名的平台型电商来瓜分掉市场,所以最终应是综合性互联网金融集团会来瓜分这个市场,一些垂直互联网金融服务公司能活下来,但会是小而美,长不大。

《经理人》:在互联网金融方面,目前中国和国外有何差别?

孙陶然:中国的发展会更快一些。国外金融服务比较完善,金融服务机构也比较多,服务做得比较细。中国的金融服务原来只有几百家银行在做,而且银行主要做大的贷款,所以有很多死角,但现在互联网金融把原来银行覆盖不到的很多服务都开发出来了。

 

 

赞(0) 打赏
网站部分资源来自网上,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我们期待与你长期合作:征信宝 » 孙陶然:综合性互联网金融公司更具生命力
分享到: 更多 (0)
已有 0 条评论

征信宝推荐

大红包万达万e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