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信行业
第一门户

谁在争食征信市场蛋糕?

第三方征信机构

第三方征信机构

“央行目前正在准备发放相关的征信方面的牌照,”原央行副行长吴晓灵近期透露的这句政策信息又撩拨了民间征信机构的心弦。

据经济观察报了解,按照收集信息的模式不同,当前国内民间征信机构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对于已经潜行市场多年的它们而言,在盼来法律规范之后,当下最大的盼头就是获得“准生证”,在阳光下开展业务。

不过,对于目前的征信行业来说,缺的不仅仅是牌照,作为数据信息行业,其根基数据的缺乏成为制约行业发展关键,而面对人们落后的观念更需要时间的培育。

安融惠众征信公司(下称安融惠众)华南区总经理魏玉祥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做民间征信,近两年内是不可能实现盈利的,你是提供数据的,你的数据一定要丰富且多,目前处于数据征信的阶段,通过跟客户的沟通,大家对我们这样的第三方平台的公信力、数据获取方式、自身数据的安全性都存疑,坦率讲,目前数据有七十多万条,也在逐步丰富当中,但没有想想中的那么快。”

争食征信蛋糕

市场经济本身即为信用经济,信用体系犹如市场经济体系的基础设施。但直到2004年,央行才开始组织商业银行启动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建设工作,2006年正式宣布全国联网运行。

从《中国征信业发展报告(2003-2013)》提供的数据看,截至2012年12月底,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已为8.2亿自然人和1859.6万户企业建立的信用档案。

不过,拍拍贷CEO张俊反映,央行征信系统能够提供全面信用信息的人数仅3亿多人,相较巨量的人口基数,信用信息的匮乏依旧明显。另外,还有征信行业从业人员对记者说:“央行要搜集数据,然后内部转换,说是隔天其实很难,它的数据最近是一周,或者两周,甚至是一个月以前的数据。”

国务院于不久前发布《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显示,据不完全调查,截至2012年底,我国有各类征信机构150多家,征信行业收入仅为20多亿元。这让当下的征信业充满了市场想象空间。

目前市场上,存在多种类型可能申请到征信牌照的民间机构。以上海资信有限公司、安融惠众为代表的一类机构,它们最主要的特征在于其独立的第三方性质,它们采用的是同业信息分享模式,即客户查询一条信息需要先共享一条相应的信息,目前接入这两家的征信系统都是免费的;其次是以腾讯、京东、阿里为代表的一类互联网公司;再者就是以平安、宜信、拍拍贷为代表的一类金融机构。后两者都有相关业务的巨量数据积累,可采纳的数据维度更加宽广,切入征信行业成为顺水推舟之举,但其最大的不足就在于缺乏独立性。

上海资信是央行征信中心控股的一家公司,其数据来源更为广泛,互联网金融来袭,其也建立了专门的网络金融征信系统(NFCS)。安融惠众是一家民营征信机构,其数据源自除银行以外从事借贷的民间金融机构,包括小贷、担保机构、P2P、典当,其中P2P的数据占到总体数据的70%-80%。

阿里是使用大数据做小额信贷最早的互联网公司,其基于淘宝商户的巨量数据,对其电商生态圈内潜在的客户提供纯信用贷款。之前有传闻阿里向央行申请个人征信牌照,但是安融惠众内部人士透露,央行已经回绝了阿里申请征信牌照事宜,阿里目前转而与安融惠众进行征信数据方面的合作,前期是黑名单共享。

对于阿里申请牌照被否一事,上述安融惠众内部人士说:“阿里淘宝的数据很大,阿里也有自己的小贷公司,第三方征信机构需要独立性,像宜信、拍拍贷,自身做借贷业务,是业内的从业机构,缺乏独立性,它自身的坏账真实性体现出来就大大存疑。”

平安银行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平安正在筹备建立征信公司,直接向马明哲汇报,目前是陆金所的全资子公司,未来可能变为集团的一级子公司。

在今年4月,拍拍贷举行的B轮融资新闻发布会上,其CEO张俊就表示出对民间征信牌照的兴趣。他说,“征信肯定是未来的一个方向,市场效率要提升,征信体系肯定要起来,但我们还没有着手申请征信牌照。”

此外,张俊还提及,“上海资信、安融做的事情更多像美国三大征信公司做的事情,把一些基础的信贷数据集合起来,做一个信用报告之类的,但是缺了FICO(美国费埃哲公司),拍拍贷更愿意成为像Fico这样的公司,确实需要很强的数据运算能力、模型去运算得分。”

腾讯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腾讯也在做个人征信体系,其征信体系与央行那一套不同,是基于互联网用户行为的信息,未来这套体系出来将成为央行那套体系的补充。

前行障碍

针对目前市场上现有的征信机构,信息数据需求方也表达了他们的意见。深圳市一家小贷公司老总对经济观察网记者抱怨道:“鹏元征信系统提供的征信数据不全、更新不及时、价格贵。”他们要求客户自己去鹏元提取征信报告,依据内容不同,鹏元有不同的收费标准,每份征信报告至少在50元以上。

先接入安融惠众的人人聚财后来又申请成为上海资信的会员。人人聚财CEO许建文表示:“上海资信是央行控股的,将来在这块会有更多的资源,现在好多公司都想从央行拿征信,阿里有阿里的数据、国政通通过身份认证的也有自己的数据,每家公司都有数据优势。当然最好是有一个大一统的公司,把所有的数据都囊括到一块。”

2013年3月,央行出台的《征信业管理条例》为征信机构前行扫除部分障碍,但征信行业面对的不仅仅只是政策上的不明朗,还有数据信息的缺乏,更为关键的是人们观念的转换。

上海资信和安融惠众目前都是采取同业信息分享平台的模式,由客户主动共享数据。然后经过征信机构系统的识别,纳入到信息平台。数据维度主要包括信息主体的基本信息、借款还款信息、行业不良记录的信息等方面。“早期我们跟上海资信和安融惠众都是有选择地传,把我们的黑名单、赖账比较严重的客户传上去,后来上海资信要求全量传,我们觉得它是央行旗下的,在信息泄露方面做得会好些,我们就把全量数据都传了。”许建文对记者解释道。

但是另一家P2P从业人员对记者说道:“数据上传不靠谱,我上传了,别人不传,能有什么用。”这家P2P同样选择在接入安融惠众之后接入上海资信,该人士对记者说:“上海资信的股东背景好,可以提升可信性。”

而从之前小贷和担保公司接入央行征信系统的反馈来看,也能窥出一二。“小贷和担保不愿意接,首先有成本考虑,然后数据方面除了央行之外,就是小贷的范围比较窄,另外实际上,接入央行,大家都怕监管,监管就丧失了小贷的活性。”魏玉祥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道。

一位征信行业从业者向记者表示出有的从业机构并不愿意共享数据,“他们心里各有各的想法。比如‘人家在我这逾期,我就不告诉你在这里有逾期,他才可以从别人那里借到钱,把钱还我。”该人士对记者说道。

此外民间金融机构也担心,“如果全部都跟你(征信机构)共享黑名单或者逾期的话,外界或通过这个获取我的逾期率,那怎么办?国家税务局会不会通过你们这个看我们放款的记录情况,判断我们的收入,认为我们的税收缴纳的少了”。

魏玉祥向记者表示,“征信公司是挖水渠,挖到一定阶段,数据多了,水龙头就有水了。做征信,要坐几年的冷板凳,需要去跟人沟通。”

 

选自《经济观察报》刘艳

赞(0) 打赏
网站部分资源来自网上,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我们期待与你长期合作:征信宝 » 谁在争食征信市场蛋糕?
分享到: 更多 (0)
已有 0 条评论

征信宝推荐

大红包万达万e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