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信行业
第一门户

最高法用芝麻信用逼老赖“吐钱”

zhima

身为公安局刑警的郭跃(化名),却因无法上网订机票而犯了难。

事情还得追溯到年初:郭跃的妻子生意亏损,欠下几十万元账款无法按时偿还,作为担保人的郭跃,就被债权人一并告上法庭。郭跃在被判决应当及时履行担保责任后,也没能清偿欠款,于是债权人申请将郭跃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开通了芝麻信用的郭跃发现,不久之后,在他的芝麻信用服务中,“信用管理”一栏多了这条欠款未还的负面记录;而自此以后,郭跃就再也没能在网上成功预订机票——对于需要经常出差办案的他来说,工作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这是发生在广东省某市的一个真实案例。而郭跃的经历,只是芝麻信用自2015年7月24日,与最高人民法院联手开展对失信被执行人信用惩戒以来,通过其信用平台,对超过13万人次失信被执行人的行为进行限制的一个缩影。

半年限制老赖13万人次

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是当前社会上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被执行人的形象称呼。

2015年以来,针对老赖的不诚信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开展了多项整治措施,包括修改司法解释、完善老赖黑名单制度等;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与芝麻信用合作,开创了通过互联网联合信用惩戒的先河。

据了解,最高授权,将老赖信息与芝麻信用数据同步对接,便于第三方征信机构能够及时掌握最新的失信被执行人数据,第一时间对其进行联合惩戒。

根据数据显示,自2015年7月24日芝麻信用接入最高人民法院数据、利用平台开展信用惩戒以来,共计5300多名失信被执行人因此还清债务,其中1500多名失信被执行人是长达三四年、一直逃避执行的老赖。

为何芝麻信用介入对老赖的信用惩戒后,能够取得如此有效的结果?一位互联网信用评级业内人士称,主要原因在于,不同于以往对于老赖的惩戒局限于金融领域,芝麻信用能够从日常生活、消费中,对老赖产生切实的影响。

法治周末记者从芝麻信用方面了解到,芝麻信用能够通过合作商家,在消费金融、融资租赁、信用卡、P2P、酒店、租房、出行等近百个场景,全面限制老赖。

而综合来看,目前对于老赖的限制,主要集中在申请贷款、融资等金融行为,预订机票、列车软卧、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旅游、度假产品等,预订三星级以上宾馆、酒店,以及进行奢侈品交易等其他高消费行为。

“原本上了老赖名单,可能仅仅是无法从银行贷款来买房、买车、做生意;而现在,老赖在芝麻信用上有了负面记录后,很多互联网所带来的优惠与便捷,都无法享受了。”该业内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一个有意思的数据是:根据芝麻信用的统计,失信被执行人的芝麻信用开通率,比其他人群高出12倍。

“芝麻信用在其中发挥了平台的作用,实际上最终限制老赖生活的,并非芝麻信用,而是与芝麻信用合作、利用芝麻信用评级服务的第三方商家、应用等。”该业内人士表示。

上述业内人士分析,这表明老赖们,比一般人更加依赖芝麻信用以及相关合作应用所提供的互联网服务——对于近些年日渐习惯了互联网生活的老赖们来说,这样的限制,显然更有效果。

从“追着要”到“主动还”

对于芝麻信用联动惩戒老赖所带来的执法便利,广东省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法官王念有着切身的体会。

王念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今年下半年以来,他发现了两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

“第一个现象是,一些多年无法执行到位的案件,被执行人最近都突然找到法院来,主动要求还清欠款、把自己从老赖名单中抹去。”王念说,“还有一个现象是,越来越多的原告、债权人,在看到利用互联网信用平台来限制老赖的效果立竿见影后,要求将长期无法执行、难以执行的被执行人,加入到老赖名单中。”

而结合自身的办案经历,王念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像芝麻信用这样的互联网信用平台接入老赖惩戒机制后,与传统执行方式相比,存在着巨大的不同。

“原先执行案件,我们只能在当地查询被执行人名下的财产,很多时候还要走街串巷去找到被执行人,才能了解他的真实财产情况。如果在当地查不到可供执行的财产,原告和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就无法得到保障。”王念介绍,很多老赖就是利用了这一点,换个地方生活,依然能够逍遥自在。

王念认为,当芝麻信用等互联网平台和应用加入到惩戒机制中后,就能够通过互联网的方式,用信息化的手段来压缩老赖的空间。

“以前,都是我们追着老赖要钱;而现在,是老赖被逼得主动上法院还钱。”王念说,这种结合互联网大数据的执法创新,对于长久以来的执行难题,有了很大的助力。

北京市某法院的法官赵明,对此也深有感触。他在去年承办的一起离婚诉讼,也遭遇了执行难的问题:根据该案的判决,男方需给付女方抚养费、折价款共计18万余元,但至今一年多来,男方迟迟不履行。

“法院曾前去银行查询他的财产信息,发现银行并无存款,他的名下也没有车辆,最后查封了他在燕郊的一处房产,但男方依然不为所动,拒不履行生效判决。”赵明说。

案件执行的转折,发生在男方被列入老赖名单后。

“法院刚把他列入失信名单后没几天,男方就找了过来,将抚养费、离婚折价款全都给清了。我问了一下原因,他说在被列入老赖名单后,支付宝里的芝麻信用分数,一下降得很低,机票买不了,酒店预订不了,生活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赵明告诉记者。

“可见,互联网信用惩戒机制介入后,效果还是很明显的。”赵明感慨,“以前遇到拒不履行判决的情况,只能在找到人之后对其处以行政拘留。但如果法院找不到人,这点惩处也无法实现。而现在,只要将老赖的名单上网,很多时候问题就解决了”。

但赵明也指出,互联网信用惩戒机制也并非万能,毕竟不同人对互联网服务与应用的依赖程度不同,还是得看这些受到影响的服务与应用,究竟对老赖来说有多重要。

创新“信用责任”制度

对于最高法联合芝麻信用惩戒老赖的执法创新,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表示,这种做法,擦亮了市场的“眼睛”、新生了法律的“牙齿”。

“对于消费者和商家等市场主体的权益保护而言,降低了他们的维权成本:一方面,互联网信用评级的惩戒,让市场主体在缔约之初就能够看到老赖的信息,可以借此抵制失信者;另一方面,这种惩戒也能督促老赖及时履行自己的义务,清偿债款。”刘俊海说。

而这种互联网领域中的信用制裁,在刘俊海看来,实际上是独立于民事责任、刑事责任、行政责任之外,创设了第四个法律责任——信用责任,是法律责任制度的创新;借助互联网应用平台,加强失信惩戒机制,将成为未来法律责任的新常态。

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胡钢也认为,芝麻信用介入法院执行流程,给法院的执行工作带来了新的技术支撑。

“通过和芝麻信用的联手,可以让法院在执行生效判决的过程中,掌握比以往更多的有关被执行人的有效数据,并借此进一步了解被执行人的个人信息和财产情况,更有效地开展工作。”胡钢表示。

不过,胡钢也强调,最高人民法院联手芝麻信用开展信用惩戒的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民个人信息的保护,避免个人信息滥用的情况出现。

胡钢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2015年11月2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执法检查组进行了关于检查《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情况的报告,其中就指出了当前个人信息保护,依然存在制度过于原则、执法主体不明确、法律责任不到位、消费者个人信息被违法收集使用等情况。

“即便对于老赖,也要尊重其个人信息在合法、正当、必要的前提下被使用。这实际上也是摆在所有人面前的普遍性问题。”胡钢说。

胡钢所指出的问题,也在网上引得众多网友议论,如何保障信息安全、准确,是无法回避的话题。

据一位接近芝麻信用的相关人士表示,芝麻信用会对数据源进行严格的筛选,只有资信较好、且在数据处理能力上达到特定标准的机构,才会在用户授权后向其采集数据;没有用户的授权,无论是芝麻信用,还是各合作伙伴,都不能调用用户的数据。

“并且,芝麻信用的所有数据,都通过评分模型运营计算,没有人工的接触,并且系统会自动将一些资产、交易明细等敏感数据进行脱敏处理。”该人士表示。

此外,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在用户对其信用信息存在异议的情况下,芝麻信用提供了异议处理流程,会安排异议处理专员,与用户就其主张异议的信息进行内外部核实,确有错误的,就会进行修正。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李含

征信宝网站:zhengxinbao.com

微信公众号:征信宝

微博认证号征信宝

二维码

 

赞(0) 打赏
网站部分资源来自网上,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我们期待与你长期合作:征信宝 » 最高法用芝麻信用逼老赖“吐钱”
分享到: 更多 (0)
已有 0 条评论 新浪微博

征信宝推荐

大红包万达万e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