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信行业
第一门户

关建中《西方信用评级思想研究》四、西方评级思想错误的根源

2011121310414945957

四、西方评级思想错误的根源

存在决定意识,经济社会环境是思想认识的物质基础。西方上层建筑、经济基础、评级制度、评级垄断、资本环境是形成西方评级思想错误的根本原因。

图5 西方信用评级思想错误的根源

美国一直以其民主政治制度引为自豪,并将这一社会制度模式推广作为全球战略之本,以此作为其制定对外政治、经济、外交、军事政策和国际规则的出发点,这种美国式的意识形态渗透到方方面面,“华盛顿共识”是具有显著代表性的一例。西方评级思想与“华盛顿共识”如出一辙,比如,在其主权评级方法中公开宣称:一个权力制衡、公众监督、政治参与度高,具有较强政治共识,政策透明度、政治清廉程度、政府治理效率高的主权国家将获得更高的评价,相反,政局动荡、缺乏政治共识、透明度低、腐败程度高的主权国家将获得更低的评价,政治排序是确定主权信用级别最重要的条件;央行独立性、私有化程度和市场开放度亦是主权风险的重要衡量指标。美国政治制度及其世界霸权地位是构建国家意识形态的物质基础,正是这样的环境孕育出了继承其衣钵的西方核心评级思想。

20世纪,美国作为现代经济制度和发展模式的创造者代表了西方的经济文明,引领着世界。完整的经济体系、完善的宏观和微观经济管理制度、美国经济总量和人均收入的世界地位、全球性的托拉斯经济组织、发达且融资便利的资本市场、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等现实存在成为观察和认识西方经济现象的物质基础,也成为构建评级认识体系的思想源泉。强调监管和管理规则及治理机制重要性的西方制度评级思想体现了西方经济社会管理理念和实践成果;世界最大经济体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地位产生了通过排序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判断主权及地方政府信用状况的思想方法;巨无霸式美国企业的全球地位使规模多元化思想占据西方评级的主导地位;重视借新还旧和再融资能力的思想来源于能满足各种融资需求工具的多样性及吸纳全球资本流入美国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形成了美国永远不会违约,出现危机时可通过印钞还债的评级思想。西方评级思想正是从对其所处经济发展环境的观察中构建起了有关经济要素的思维方式。

西方将一般市场竞争原则引入评级制度体系,其实质是鼓励评级机构竞相提升信用级别,满足债务人(被评级对象)自由选择高级别需求,这是一个对评级道德及标准负向激励的制度环境。此时,评级机构完全失去了关注评级标准,反思纠正评级错误的动力。这一客观存在使西方评级思想沦为适应债务人需要,满足自身获取最大商业利益的工具,使评级与被评级成为侵蚀债权人利益的命运共同体。结构融资产品评级思想正是现存评级制度催生的产物,西方评级思想完全不顾信用风险的客观传导路径,把验证其评级的历史违约率通过结构化组合为一个新的违约率作为预测这一新型融资工具未来信用风险的评级方法,本末倒置,使西方评级思想最终走上了违背信用风险形成规律,背叛评级道德,反科学的歧路。

西方评级一直处于全球评级话语权垄断地位,其形成原因有六:一是作为信用评级的发源地使西方天然具有了评级规则制定垄断权;二是美国曾经作为世界债权大国地位伴随评级输出使西方获得了国际评级市场垄断权;三是美国这一全球最发达的国际资本市场把获得西方评级作为融资的通行证使其具有了先天国际评级垄断优势;四是西方评级所拥有的天时、地利和垄断优势使任何评级后来者难以与之匹敌;五是评级垄断使作为国际主流的西方评级思想具有了控制人类评级意识形态的神权地位;六是评级所具有的高技术门槛特性使众多评级同行只能作为西方评级思想的追随者而难以通过评级技术创新挑战西方评级霸权。垄断的评级话语权培育了西方狂妄自大的思维方式,话语权就是真理的意识已成为其机体的细胞,使西方评级思想天然形成了拒绝任何有助于纠正其错误积极因素的抗体,并丧失了自我修正错误的内在能力。

资本主义环境所形成的现实利益思维方式对西方评级思想的影响是深刻的。马克思对资本的性质做出过这样的经典描述:“一旦有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利益是资本判定是非的最高原则。资本主义制度社会环境造就了其现实主义的思想方法,只能从事物的表面现象吸取养分,而缺乏从事物内在发展规律中寻找思想源泉的辩证唯物主义思维方式,这种西方物质流所形成的意识流使西方评级思想也只能顺“流”而下,难挽颓势。政治优先,规模至上的评级思想是美国政治制度和世界级垄断型企业集群的反映,违约率评级思想是为满足资本扩张需求,而自身又无科学的评级思想资源所做出的选择,国家上限评级思想更凸显西方评级思想的无奈。只看现象,无视本质,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思想局限,使西方评级难以遵循客观信用风险形成规律构建科学的评级思想体系,难以准确找到评级在现代信用经济中的历史定位,难以具有构建承担社会评级责任的能力,其思想的本质是在维护资本扩张的利益、自身的利益、一国的利益,于是,西方评级思想就成为资本扩张的工具。1985年后美国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净债务国,西方评级思想固有的本性使其在责任与利益面前,选择了后者,放弃了公共评级责任,从而不顾美国债务负担已大大超过其偿债来源的事实,持续给予美国AAA主权信用级别,成为其主权债台高筑的推手。

从西方评级思想所处的生产力发展形态环境中寻找其形成根源,是为了发现思想与物质的渊源,更为客观地对这一思想做出逻辑分析结论。诚然,物质形态呈现形式是人们感知事物的直接映射条件,但是,感觉到的东西还不能理解它,只有理解了的东西才能够更深刻地感觉它。评级思想的任务就是揭示表象掩盖下的信用风险形成规律,再用这样的方法去认识现实信用风险。然而,缺乏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指导的西方评级思想因其没有完成这种认识跨越的思想武器,仅凭感觉的东西难以担当世界评级责任就成为历史必然。

 

赞(0) 打赏
网站部分资源来自网上,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我们期待与你长期合作:征信宝 » 关建中《西方信用评级思想研究》四、西方评级思想错误的根源
分享到: 更多 (0)
已有 0 条评论 新浪微博

征信宝推荐

大红包万达万e贷